在希望的田野上闊步前行

——我市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綜述

■本報記者 許 珂



多臺挖掘機正在挖土作業,數輛運土卡車來回穿梭……9月8日,衡陽縣西渡鎮梅花村梅花小鎮歡樂谷文旅綜合體項目的施工現場,施工方正在搶抓進度,爭取讓新項目在今年盡早與游客見面。

2020年,梅花村由村集體牽頭,帶領村民自掏腰包入股,成立了旅游文化公司,進行鄉村旅游開發!懊坊穲@”開園售票僅半個月,營業收入就達到283萬元。首次股民分紅大會,讓參股的村民們都領到了豐厚的現金紅利。

為了讓游客愿意來、留得住,梅花村利用美麗鄉村建設機遇,拉通產業路,因地制宜將鄉村文化和休閑旅游相結合,進一步盤活村集體經濟,帶領村民們入股創業。短短兩年時間,村集體收入從負債20萬元到收入103萬元,村民人均年收入達到2.8萬元。

這樣的大手筆,在全市上下大力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之際是不勝枚舉。

蒸湘區臨江村的天工開物葡萄種植基地內,成片的葡萄架下一串串翠綠色的“陽光玫瑰”掛滿枝頭,村民們忙著采摘,享受著豐收的喜悅;

衡南縣工聯村的大米加工裝配生產線上,工人們正忙著把加工好的大米進行裝袋、打包、分揀,一袋袋包裝好的大米即將裝車發售;

常寧市平安村的油茶基地旁,以十里沙江等自然觀光游為龍頭,帶動小型農家樂、游樂場、小橋流水農莊等建設,形成了“油茶小鎮—油茶花谷—跑馬場—梅埠一日游”旅游路線,吸引了眾多游客紛至沓來。

……

如今,在衡州大地,各村產業發展方興未艾,村級集體經濟持續壯大,一幅農業強、農村美、農民富的鄉村振興新畫卷正徐徐展開。



然而,就在幾年前,村級集體經濟一窮二白,一直是制約我市農村經濟發展的“瓶頸”。

市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過去的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狀況存在諸多短板。

發展資源貧乏。農村的耕地和林地已承包到戶,屬于村集體所有的資產資源少之又少;發展動力不足。有的村干部對發展村級集體經濟認識不足,思想不夠重視,缺乏內在發展動力。有的村干部雖然意識到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的重要性,也想有所作為,但面對困難時信心不足,干勁不足,往往半途而廢;扶持政策乏力。在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中財政扶持、建設用地、稅收優惠、用水用電、金融貸款、產業發展保險、人才引進培養等方面沒有明確的扶持政策,不能產生“造血”功能。

村級集體經濟不能壯大發展,農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從何而來?

2014年,我市下發了《中共衡陽市委衡陽市人民政府〈關于加快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的實施意見〉》(衡發[2014]7號),2017年市農委《印發〈關于發展壯大薄弱村、空殼村村級集體經濟的整改工作方案〉的通知》(衡農發〔2017〕58號),明確了全市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的目標規劃、主要途徑、政策扶持和保障措施,為村級集體經濟健康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。

與此同時,我市鞏固和運用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成果,引導村“兩委”班子靈活運用“資源、資產、資金”三要素,通過資產經營、資源開發、股份合作、產業帶動、服務創收等方式,發展村集體產業,增加村集體收入,助力脫貧攻堅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。



9月12日,衡東縣大浦鎮青鴉村的酥脆棗種植基地里,紅通通的酥脆棗掛滿枝頭?粗种性丛床粩嗟乃执鄺椨唵,果農們樂開了花。

“這片酥脆棗,既是村民的致富陣地,也是青鴉村村集體經濟增收的渠道之一!鼻帏f村黨總支書記鄧文彬告訴記者。今年,該村共種植190畝酥脆棗,產棗達1.5萬公斤左右。僅酥脆棗一項,村集體就實現年增收50萬元以上。

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青鴉村原為村集體經濟空白村。2017年以來,該村以“黨支部+合作社+農戶”模式發展產業,將支部建設在產業鏈上,大力發展種養業。預計今年村集體收入突破60萬元,村民人均純收入達1.5萬元。

2018年以前,衡東縣僅93個村有集體收入,占行政村總數39%,全縣村集體年收入總量不到300萬元。近年來,衡東縣先后出臺相關文件,推動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,并由縣財政每年安排引導資金300萬元支持發展村集體經濟;整合農業農村、林業、水利等部門涉農資金,修建、完善農村基礎設施,并重點發展油茶、黃貢椒、黑木耳、黑土豬、麻鴨、禽蛋加工等特色產業項目。同時,探索出土地經營、盤活集體資產、領辦合作社、實體興村等8種模式,因地制宜發展村集體經濟;依托電商平臺銷售農副產品,增加村集體收入。截至去年,該縣已全面消除村集體經濟空白村,全縣村集體總收入達1200萬元。

有數據顯示,2019年,全市村集體經營性收入為1.29億元,共有102個空殼村;2020年,全市村集體經營性收入總額1.42億元,空殼村全部清零。截至2020年底,村集體經濟經營性收入100萬—1000萬元的村10個,占0.40%;(下轉第二版)

亚洲日韩激情电影